花氏宗亲网!

花氏宗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姓氏研究资料 >

使用家谱资料应该注意的几个问题

时间:2017-07-25 13:56来源:未知 作者:花氏宗亲网 点击:
因为的扫描部分文字错误! 使用家诺资料应涯意豹几个两题(丘) 邹华享 (湖南图书馆湖南长沙410011) [摘要] 文章结合一些具体事例说明要科学地使用家谱资料,不要假借家谱 来证实某些子虚乌有的史实,不要盲目相信家谱上关于家族世系源流的叙述,不要借 家谱上
因为的扫描部分文字错误!
使用家诺资料应涯意豹几个两题(丘)
邹华享
(湖南图书馆湖南长沙410011)
[摘要] 文章结合一些具体事例说明要科学地使用家谱资料,不要假借家谱
来证实某些子虚乌有的史实,不要盲目相信家谱上关于家族世系源流的叙述,不要借
家谱上的只言片语进行穿凿附会。
[关键词] 家谱族谱家谱资料使用
家谱、族谱是一食家族的自我记录,具有强烈的宗族
意识。为了敬宗收族,凝聚族人。提高家族的社会地位,
很自然地要隐恶扬善,攀宗附祖,夸大、编造本族的显赫
厉史。私修家谱的通病是追认“帝王将相泽被后世、文章
节义昭垂史册、为后儒仰宗”的^‘人为始祖。。;著名历史
地理学家潭其骧教授认为家if}足“天下最不可信之文
籍”【⋯。因此,在使用家谱资料时,要用怀疑的眼光去问
几个为什么,切忌盲日相信家谱上所说的史实,特别是关
于世系源流方面的东两家谱的撰修者为了说明本家族
世系源远流长,又因为代远年湮,对本家族的来龙去脉在
不可知的情况下,只好求助于占代文献,甚至于古代的戏
曲、话本资料,用姓氏这根线连接起来,拼缀起自己家族
的“世系源流”,这些东西往往是不可相信的。下面结合
一些具体的事例来说明在使用家谱资料时要注意哪些问
题。
l不要假借家谱来证实某些子虚乌有的史实
上世纪70年代初,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出土了一具
完好保存2000多年的西汉女尸,引起世界轰动。墓主辛
追是西汉初年长沙国丞相软侯利苍的妻子,有专家用先
进的科技手段复原了辛追头像,—位贤淑端庄、艳丽照人
的西汉美女。这位“死老太太”虽说给省博物馆赚得盆满
钵满,可其利用价值还远未发挥,于是西汉文化传播有限
公司应运而生。在马王堆汉幕发掘遗址E建一座西汉水
寨,是拓展长沙旅游业的极好创意。为用西汉美女辛追
创旅游品牌,有聪明人突发奇想,找貌似辛追复原头像的
现代年轻女子并假借为辛追后裔,作为西汉水寨的形象
大使,且不是更加吸引游人的眼球吗?于是,“经过23个
月艰苦寻访”,辛追后裔终于“惊现长沙”。找一个,甚至
许多个“辛追后裔”到西汉水寨当服务小组,以吸引游客,
拉动旅游开发,倒不值得指责,还应该视为一种有新意的
策划。无非让游人去评说,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辛
追身后事,付与笑谈中。如果说是“经过一番科学论证后
找到的一名有可能是辛追第107代上下五代的后裔”,那
就是商业炒作,甚至是商业欺骗了。,
目前寻访到的这位辛追后裔,新的名字叫小辛,姓
向,19岁,郴州某县人。据媒体报道,“寻觅辛追后裔课题
组”负责人讲“寻亲”的重要依据是族谱记载和遗传基因。
《潇湘晨报》200B年9月13日有报道《辛追后裔长沙现
身》,副标题是:祖籍湖南衡东,家有比较完整旅谱。正好
笔者手头有一部(湖南衡东)《白莲向氏九修族谱》(2002
年),虽说是新修族谱,而衡东向氏世系是连续下来的,非
是衡东一地,包括散衍各地的衡东白莲向氏裔孙。谱载
《向氏源流说》云:向氏世居金陵白下,宋朝南渡后,先祖
向尧庆由金陵迁江西永新,转徙茶陵叶坪。越六世,向文
庆,字友成,于明洪武年问(1368~1397)由茶陵迁居衡山
白莲坊(今属衡东县),为衡山向氏开族之祖。此后,生齿
椒蕃,子孙衍散四邑。翻遍整部族谱,没有辛追的任何记
载,其实不用翻也知道,绝不可能在向氏族谱里有辛追的
记载。辛追的后裔,说确切一点是利苍的后裔?从明洪
武年间以后,有一位利姓女子嫁到衡山向家为媳,这才有
辛追“遗传基因”之说,族谱上也无记载。稍微有一点家
谱、族谱知识的人都不会说向氏族谱里会有辛追的记载。
所谓族谱,也叫家谱,是系统记述某一同宗共祖的血缘集
团世系人物和兼及其他方面情况的历史图籍。说通俗一
点,族谱就是人谱,是有血亲关系的男人谱。民国以前,
女子是不能人家谱的,只是在其夫下称某氏而已,民国以
后,极少数开明家族才允许不字女子(即未出嫁的女子)
人谱,向氏族谱不可能有关于辛追的记载。退一万步说,
即使是“朝皇后裔”,在向氏家谱里,也只能是:向某某.娶
利氏。仅此而已。如果今后寻访出一个或若干个利姓
“小辛”,似乎还可以牵强附会地谠是辛追后裔,怎么可能
在一部向氏族谱里找到利苍妻子辛追的后裔?一个姓
万方数据
图书馆(Library) 2006年第5期(No.5.2006)
氏,在历史的长河中,分化聚合,不可能都有血缘上的联
系。湖南或其他省市的利姓,也就绝不可能都是利苍、辛
追的后裔。要找一个或若干个和辛追有血缘关系,即有
遗传基因的,那是渺渺不可及矣。至于说“小辛”是辛追
第107代上下五代的后裔,那是推算出来的。辛追在世
时间在公元前190年左右,“小辛”可能出生在1984年,其
间2170多年,一般以加年为一代,于是就算出了“小辛”
是辛追第107代上下五代的后裔。
还有一个重要依据:遗传基因,那要通过DNA验证,
只要“小辛”提供一根头发,通过检测仪器看能否有二者
的遗传信息,令^遗憾的是至今没有见到检测结果,好在
这场闹剧不久蒯匿旗息鼓了。笔者不反对西汉水寨多找
些“辛追后裔”,只是不说是经过“科学论证”就行,—讲科
学,必是伪科学无疑。对那些自己是教授、研究员的先
生,更不要侈谈科学,要避愚人之嫌。
2不要盲目相信家谱上关于家族世系源流的叙
2006年6月12日《长沙晚报》用几近整版的篇幅报
道《浏阳发现唐太宗后裔》,说“日前,市文物局在全市文
物普查中,于浏阳市白沙古集镇发现了一座保存完好的
古代建筑一李氏家庙,家庙中保存的《浏东李氏三门
族谱》引起了文物局专家的极大兴趣,经过对族谱的考
证,并对照《新唐书》,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白沙古镇
一带的浏东李氏三门,竟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后裔!”《浏东
李氏三门族谱》上称浏东李氏为唐太宗李世民十四子曹
恭王李明后裔。李明因武后加害,被胁迫自杀,其玄孙嗣
曹王李皋在唐建中三年(782年)被唐德宗李适封为洪州
刺史、江西节度使,子孙遂留居豫章郡,今江西南昌一带。
从李皋传到李仲素,李氏遂分支迁义宁州(今江西修水)
武乡,后旋迁该州河塘。仲素六世孙贵斌在明洪武初年
因避难迁湖广浏阳东乡,始迁祖贵斌公苗裔后派分三支,
在浏东繁衍生息。报道说:“经考证,《浏东李氏三门族
谱》上的记载与《新唐书》和其他历史资料都吻合,专家认
为,基本可确定浏东李氏三门为唐王室后裔。”笔者看后,
觉得这篇报道是在误导读者,次日上午,即以“读者来信”
的方式用电子邮件寄该报总编室,指出不能只根据族谱
就武断地肯定浏东李氏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后裔,并比较
详细地谈了自己的看法。但《长沙晚报》社根本不考虑读
者的意见,14日又派记者去浏阳,15日又刊出《浏东李氏
与江西李氏宗族一脉相承》,还用特大号字标出“朱熹曾
为李氏族谱作序”。这些记者和所谓的专家由于缺乏最
起码的有关家谱、族谱方面的知识,不加分析地相信了族
谱上的说法,轻率地在媒体进行夸大宣传,以期引起新闻
的“轰动效应”。
笔者没有到过浏阳市白沙古集镇,当然也无缘看到
《浏东李氏三门族谱》,但从该报所载族谱的品相分析,是
谱应是近加年内所修新谱,不知始修于何时?据《长沙
晚报》称“李氏家庙建于清嘉庆二十年(1815年)”,那有
可能《浏东李氏三门族谱》也同时在此时第一次撰修,因
为在湖南农村,一般修祠堂、修家谱是同时进行的,谱修
好后,在祠堂里举行发{割义式,然后把家谱放在祠堂里珍
藏起来。在是谱始修时,距大唐王朝已千年,试想一下,
这浏东李氏的世系是如何记录和承传下来的?始迁祖贵
斌公(是否真有此^、还值得怀疑)在兵荒马乱的明初,从
江西义宁迁浏,会随身携带记载有李氏600来年世系的
材料(假如有的话)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有一种可
能:口耳相传。但世事沧桑,子孙代谢,口耳相传的东西
能和《新唐书》“都吻合”吗?只能是在第一次修谱时,为
了使本族世系源远流长,只有从《新唐书》和有关历史资
料中爬梳线索,然后用李氏这根“线”随心所欲地联系起
来,这是私修家谱关于叙述世系源流的惯常用法,《浏东
李氏三门族谱》也只能采取这种力、}去,那当然与《新唐书》
“都吻合”了。湖南李氏岂止浏东李氏说是唐太宗李世民
的后裔,笔者所见李氏家谱中,不少都把唐太宗奉为自己
的祖先,因而在三湘大地到处都能够发现唐太宗李世民
后裔!
第二次“记者又随市文物局工作人员赴浏阳,对此
事做了进一步查实”,结果是“谱系传承详细”。报道说:
“现在的浏东李氏三门族谱有两个版本,一个为1938年
修订的七修谱,另一个为1994年的八修谱,记者看到的
是八修谱。”根据上面的记载,浏东李氏创谱开始于1030
年前后,后于1735年、1780年、1816年陆续进行过一修、二
修、三修,一直到八修。“第七次修谱序言说:‘吾族之谱,
肇基于唐,先朝功令,不祖帝王,七修吾谱,玉步己迁
⋯⋯“曹王南封,发祥江右,遭时播越,淮川毓秀,述年表
第。”’撰写序言的是李柱国,生于1881年,日本早稻田大
学政治科毕业。报载浏东的李鲜兴说,“贵斌公从江西义
宁(今修水)迁移到浏阳,江西的李氏宗族与这边一脉相
承。但六修谱之前的族谱只从贵斌公开始才有详细的传
承体系,唐朝至明朝的则极为简略。李柱国主持第七次
修谱时,从江西修水借调到了李氏宗族的龙凤谱,上面详
细记载了李家从唐朝至明朝的谱系传承情况,充实了浏
东李氏三门族谱。据此前族谱上记载,龙凤谱当年贵斌
公曾从江西带来—套,可惜在明朝的一场大火中被烧毁。
尤为珍贵的是,七修谱上增加了南宋著名理学家朱熹于
南宋淳熙四年(1177年)为李氏撰写的《李氏修谱旧
序》。”上面这段i:酯定是经过记者加工后的话,笔者相信
李鲜兴说的话不会如此条理清楚。“目前,浏东李氏三门
为唐太宗后裔的基本事实已经弄清,尚有细节有待赴江
西修水查看龙凤谱进行考证,这样一来,浏东李氏三门的
万方数据
2006年第5期(No.5.2006)
邹华享:使用家谱资料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47
身世问题就会完全清楚。”上面所述很显然是针对笔者所
写的“读者来信”。从李鲜兴的谈话中,也透露出浏东李
氏是唐太宗李世民后裔,始作俑者就是李柱国,他在主持
第七次撰修浏东李氏族谱时,可能因为看到前六次的族
谱,对世系源流叙述不详,只是提到始迁祖贵斌公来自江
西义宁,于是就从修水借调到了“龙凤谱”,把“龙凤谱”上
的有关世系源流部分移植到了浏东李氏三门族谱上,“完
善”了谱系上的传承关系。且不理喻江西修水“龙凤谱”
的真伪,要判断浏东李氏与修水李氏“一脉相承”,那传承
者就应该是浏东李氏的始迁祖“贵斌公”,这“贵斌公”也
就应该在“龙凤谱”世系表上所有反映,他的父亲是谁?
祖父是谁?他本人的出生年月日,等等,即使再简单,也
总有些记载,如果什么也没有,那“一脉”怎么“相承”?笔
者可以断然肯定,“龙以谱”世系表上绝对不可能有“李贵
斌”迁浏阳的记载!上面报道说七修谱上增加了南宋著
名理学家朱熹为李氏族谱撰序“尤为珍贵”,笔者认为不
是“尤为珍贵”,而是尤为荒唐!“朱熹曾为李氏族谱作
序”,话说得很含混,大概南宋的理学大师朱熹不可能为
《浏东李氏三门族谱》作序吧,有可能是李柱国抄自修水
“龙凤谱”,以扬浏东李氏族威的;还有可能是李柱国借朱
熹的名义写的,这在私修家谱上是司空见惯的事。很多
家谱撰修者为了提高家族的社会知名度,往往在家谱首
修或者续修时,请名人写序,而这些“赠序”大多是“假冒
伪劣”产品,朱熹就不知给多少家族的族谱“作”过序。家
谱上说他们是谁的后裔,由f也f门说去吧,但要放到报纸上
去宣传,那就要慎之又慎了。
20C15年8月,笔者游览云南丽江,在从丽江返回昆明
的旅游车上,听导游说丽江古城是环绕“木府”而修建的,
木府就是明初名臣沐英的府第(后看到丽江旅游资料上
介绍:“木府”是明代纳西族木氏土司修造的建筑群)。笔
者见过《湖南历代人名辞典》上有“沐英”的词条。于是
拟写“湘籍名将沐英与旅游名胜丽江”,查阅了不少资料,
都讲沐英是安徽定远人,只有《湖南历代人名辞典》和《苗
族简史》例外。沐英,明洪武朱元璋皇帝的义子,一代名
将,死后赠封黔宁王,其子孙世守云南,在今南京将军山,
还有沐氏家族墓葬区,这样显赫的家族,其籍贯无疑应以
《明史》为准。为什么《湖南历代人名辞典》和《苗族简
史》说是湖南城步人呢?其根据都来源于(道光)《宝庆
府志》,“府志”源于(城步)《蓝氏墨谱》。《宝庆府志》所
载《蓝氏墨谱》云:“始祖光晋生昌见,昌见从杨令公再思
攻取靖州飞山大寨。令公既据靖州,论功行赏,各有部族
世守分地。故令公之子孙为十房,昌见之子孙为七房
⋯⋯。当时从再思来者多以再、正、通、光、昌、盛、进七字
为派,周而复始⋯⋯昌见之十四(世)孙日玉,佐明太祖逐
元主有大功,封凉国公,甚得众心。明祖忌之,或言其私
元主妃,又有告其谋反者,明祖遂杀玉。玉有遗腹子日昌
建,潜育于云南沐氏,故蓝、沐遂合为一家⋯⋯元中叶,黔
宁昭靖王之祖、妣合葬扶城之寅冲,左有南岳庙,右有士
王庙。成化初,黔国斌信公遣我先祖归原籍扶城,世守王
坟。正德中,户族始蕃,于是蓝光聪、蓝光清自扶城呈宗
谱于云南。嘉靖三十七年,蓝昌黑、昌贤等九人至云南;
四十一年又至云南,住五十二日;四十四年十二月初五,
昌黑又至云南,住十月。隆庆元年,昌黑等五人又至云
南,住十六月;三年正月二十六日从委官齐显勋解‘黔国
先茔’碑至扶城。黔国公朝弼牌日:‘先祖克平云南,诏封
黔宁昭靖王,世受黔国公,镇守云南。远在万里,先王之
坟虽未经查修,而先镇亦曾责有管看据。蓝光聪、蓝昌黑
等投告在先,委官诣勘未免劳费。为此,牌仰本县当该官
吏,照牌事理。即便拘集本户人等及地邻人丁,查勘前茔
是何军民不遵法度,妄肆侵损?原有祭田系诿何人承种?
除蒸尝之外,有无余剩?作何备用?俱逐一查理,修葺完
固,仍听差官代伸告奠。本县即将蓝昌黑等各户人丁清
理,明白造册绘图,一并具由回报。仍于坟所刊立石碑,
并给帖蓝昌黑等,永远遵守。毋得虚应,修理不实,罪有
攸归。右牌仰湖广城步县,准此。’城步知县胡采回报日:
‘依奉查看,勘得寅冲王祖二坟,坐西向东,酉山卯向。周
围一里,并无军民侵损作践。及拘年逾八十以上知音户
老,吐称,前葬彼约有二百余年,始因树木丛生,户众虑之
年月不利,未经修理⋯一今于清明令节,著蓝昌黑等修砌
完固。买办猪羊祭需等物,会同本县千户所千户刘相、委
官齐显勋亲诣坟所,以时祭奠。永远看管祭田一事,
⋯⋯。’案:隆庆三年石碑至今尚存扶城蓝氏祠左观音阁。
康熙中有洗碑更刻者,‘黔国先茔’四大字以深刻无恙,其
小字皆非沐氏之旧矣,故不录。“
在阅读(道光)《宝庆府志》时,越看越怀疑史料的准
确性,令人疑窦丛生。最明显的例子如:文内所载沐英之
子沐晟,被封为定远王,谥忠敬,与史实不符。沐晟在其
兄沐春死后继嗣西平侯爵,后因军功封黔国公,在滇威信
甚高,但在正统初,因镇压麓川思任发叛乱,兵败断惧病
死。根本就没有封王,也没有得到谥号,这在明代成稿的
云南志书上有非常明确的记载。可在《宝庆府志》上却是
“定远忠敬王晟”,不知源于何处?“上扶城峒,在县西南
二十里,有蓝玉墓。”(《道光宝庆府志》卷七十三)蓝玉遭
族诛,谁人敢收尸下葬?更不说有人敢千里运尸骨回“桑
梓”安葬。连《蓝氏墨谱》都无载,四五百年后竟然冒出了
个“蓝玉墓”?
前面已经说过,(道光)《宝庆府志》的材料部分来源
于《蓝氏墨谱》,这本手抄的蓝氏家谱,现在已经无法看到
了,仅从《宝庆府志》所录的部分内容,就其世系渊源以
及、蓝、沐两家关系的叙述,可以肯定地说是不真实的,是
万方数据
48
图书馆(LibrmT)
2006年第5期(No.5.2006)
处心积虑伪造出来的,是家谱作伪的一种有典型意义的
类型:
是否有蓝玉侍妾匿于沐府而生下遗腹子昌建?城
步蓝氏要找一个名人为先祖,而前朝蓝氏,数明初大将凉
国公蓝玉最为有名。但蓝玉在明洪武二十六年以“谋反”
罪被族诛,又如何把城步蓝氏与蓝玉联系起来,于是就假
设有一身际六甲的侍妾漏网而在沐府隐藏下来,生下昌
建。直到沐春侄孙沐琮时,才使昌建率其眷属归原籍扶
城,这样就自然地攀上了蓝玉这位先祖,还牵上了和沐府
这层不同寻常的特殊关系。可实际上是完全不可能的,
背离了最起码的伦理道德和社会关系准则。蓝玉与沐英
是同乡,又多次共同作战,按常理二人有一定的友情基
础。但在洪武十六年,蓝玉离开云南,而沐英直到二十五
年去世都没离开过,即使有一定的交情,也会因关河阻
隔、音讯杳无而渐行渐远。蓝玉在洪武二十年任大将军,
接替宋国公冯胜主持北边军务,二十一年,因军功封凉国
公,明太祖朱元璋害怕将军功高震主,也因蓝玉恃功骄
纵,奢侈淫糜,五年之后,蓝玉惨遭灭门之灾。蓝玉的府
第有可能建在应天(今南京),而宠幸侍妾则可能随侍左
右。“蓝玉党案”遭牵连被杀者15000余人,更何况他的
妻妾儿女?在锦衣卫肆虐横行之时,其亲属插翅难逃。
即使万一得以脱逃,一个过惯_『锦衣玉食生活的深闺侍
妾也无法逃到远隔千山万水的云南,去寻求沐府的庇护。
再者,与蓝玉熟识的沐英已死,刚刚袭父西平侯爵的沐春
敢冒满门抄斩的危险收留蓝玉的侍妾吗?明太祖是乃父
的义父,沐府与明王朝生死与共,休戚相关。沐春之弟沐
昕,娶明成祖朱棣之女常宁公主为妻,朱棣与蓝玉有隙,
挑唆明太祖与蓝玉的关系,和蓝玉遭害不无瓜葛。在这
样一种错综复杂的政治利益面前,沐春敢徇“乡情”而不
忍蓝玉绝后吗?只能说明家谱作伪者对明初皇权政治和
皇权王卜争缺乏最基本的了解,才编出这样一个荒诞不经
的故事出来。
在扶城石羊寨寅川是否真有沐英祖父母的坟茔,即
王坟?按照《蓝氏墨谱》的说法,沐英本姓李,元中叶,沐
英的祖父母合葬于寅川I,后因孙贵,而称为王坟。既为王
坟,就不可能是一座隐藏在杂草之中的土堆。二百年来
无人过问,而是一座规制宏大的陵园。朱元璋在《赐西平
侯沐英复姓诰》·。中日:“⋯⋯尔已长成,以人情天理度
之,不晦尔名,使从尔姓,祀尔宗祖。”既然是沐英家的祖
坟,为什么沐英及其子孙从未来拜祭过?在“百善孝为
先”的时代,不修砌、拜祭自己的祖坟,那是大逆不道的
事。只是到了沐英四世孙沐琮才遣蓝昌建返原籍“世守
王坟”;八世孙朝弼委官齐显勋至扶城修砌王坟并立“黔
国先茔”碑,“牌照”湖广城步县,给帖蓝昌黑等“永远看管
祭田”。如果有沐英祖父母的坟茔,那看管坟茔、经营祭
田一类的事那必然是城步扶城李氏的责任所在,外姓人
氏绝不能插手,这是天经地义的。沐府绝不会荒唐到让
—个外姓人来“世守”祖坟吧!即便沐英之父举家外迁,
而李氏族人不可能举族外迁。沐英在外做官,声名显赫,
这是扶城李氏的荣耀,李氏族人会主动担负起看管“王
坟”之责。另外,即使元末沐英之父举家外迁濠州定远一
说成立,那时,沐英尚未出生或者尚在襁褓之中,对祖父
母葬地一无所知,而事隔几十年后,才由其四世孙遣蓝昌
建来守“王坟”,这坟茔又是谁指认的?于隋于理不合,难
以自圆其说。况且“黔国先茔”碑名不副实,之所以叫“王
坟”,是因其孙沐英死后追封“黔宁王”,黔国公是沐英之
予沐晟的封号,也应叫“黔宁先茔”才对,显然作伪者“考
虑不周”。这块“黔国先茔”碑很可能是从《宙载》一书中
借来的。明嘉靖时曾任刑部主事、湖广副使的云南金齿
(今保山)人张合所撰《宙载》一书卷下云:“江西乐平县
李氏坟,风水甚旺,后人环居其下,皆温饱。自言其坟即
黔国祖坟,嘉靖时沐公绍勋遣人树坊于彼,匾日:黔国公祖
茔。人传李氏先有以渔渡为业,夫妇共—船,如江南夜行船
者,孝陵(即朱元璋~笔者注)少年奔走尝宿其船,遂幸
其妇,既而生一子。夫妇俱亡,子遂育于孝慈(即马皇后
——笔者注),即西平侯也,故不以朱、李为姓,而以沐氏命
焉。”H1《蓝氏墨谱》成稿当在清乾隆、道光年间,比《宙载》一
书晚二百来年,“墨谱”撰修者有可能看了此书后,把“黔国
公祖茔”匾改成了“黔国先茔”碑,而遣人送碑者也由沐英
的七世孙绍勋改成了绍勋之子朝弼。(待续)
(来稿时间:2006年5月)
引用文献:
1.朱轼.未文瑞公集.卷一.高氏族谱序
2.谭其骧.湖南人由来考.近代湖南人之蛮族血统.长
水集(上),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
3(康熙)云南府志:卷十八.艺文
4.李清升.沐英姓氏考略.云南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
会科学版,21卷(3)
Should Pay Attention to Some Problems about Use of the
Genealogical
Zou
Faxiang
(Hunan Library 1
[Abstract] According
tO some concrete cases this
paper implicates
how use the
genealogical
tree.We
shouldn’t use the
genealogical
tree confirm some false historical
facts,blind
believe the
description about
the ori-
gin
and development of clan and make a forced analogy by a few isolated words and
phrases.
[作者简介] 邹华享,毕业于武汉大学。湖南图书馆研究馆员:
(责任编辑:花氏宗亲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