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氏宗亲网!

花氏宗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姓氏研究资料 >

铜山朱文公祠记

时间:2017-08-03 19:37来源:未知 作者:花氏宗亲网 点击:
铜山朱文公祠记 漳南道 俞士章 余??以发舟师至铜山,故事先谒文公祠。见巨浸当前,高峰奠趾,万家春树斐叠,指顾间美哉,洋洋哉。乃栋宇亦新落成者。盖二十三年七月十九日为飓风??雨所倾,学博周涓率弟子员游嗣、熙方秉、礼唐咸等上其事于县杨令材闻之,

铜山朱文公祠记

 
漳南道 俞士章
 
余??以发舟师至铜山,故事先谒文公祠。见巨浸当前,高峰奠趾,万家春树斐叠,指顾间美哉,洋洋哉。乃栋宇亦新落成者。盖二十三年七月十九日为飓风??雨所倾,学博周涓率弟子员游嗣、熙方秉、礼唐咸等上其事于县杨令材闻之,府二千石维松闻之,大中丞金公省吾直指指使徐公兆魁及余,余下之府逾年而工始竞。马其规模虽未宏丽而亦自严整,于是进弟子员而问之,曰是何昉乎,曰嘉靖五年前大参蔡公潮鼎建之,大中丞殷公从俭明订祀典行诏贴祭,大中丞赵公参鲁躬具瞻礼,所从来远矣。余曰当今谈道者动与朱子相难极而治,
博士家言者亦好为异说为姗笑成注为高,尔诸生顾尊其庙号何也?诸生唯唯若无所坚决于其中者。余曰此天假其灵于诸生,圣学之幸也,
王章之幸也。大抵朱子之学穷理已致其知,反躬以践其实,居敬其所以成始而成终者也。今之谈道者以见成为礼,自然为用,少加思议则辄以为人天少趣,嗟夫。笔渡氏之典,余亦尝涉猎,尚有三根两宗,诸妄作为轮法夫,已氏所云,胡为乎来哉。夫人性固善,而气拘物蔽,浸失其初,故曰尧舜性之也,汤武反之也,世运下衰,顾欲人人皆尧舜而陋汤武,于不足法乎,余以为朱子之学,生知安行者从之工,夫本体合并,并行而道力愈坚学之利行,困知勉行者从之,分析节度渐次累进,果其积力久,如曾子不虑解说之,无其人也,不然草驹少,不习羁络,其不至横奔直突也,几希自古帝王开国必创立法制,如夏尚黑商尚白周尚赤,岂赤果不可易以白,白果不可易以黑乎。夫亦此定民志,令无相僭越,今朝廷制科以朱子注为?率,固以其集诸儒之成,以尚色之类也。轻?少年率他用缪巧,主司亦奇其才而漫为荐??噫事不师古,使承学无有信,乡是乱民也,倘文法史执制书相责问,不知何以置对,尔诸生独于朱子有乡慕,岂将排众说而挽之正与。故曰圣学之幸也。王章之幸也。虽然今天下土木之役竭亍二氏,百姓四壁不避风雨,而琳宫宝刹漂碧鎏金,亦能具衣履作六通九灵弟子相然,试叩其中之所存虚无耶,寂灭耶。余愿尔诸生周旋此钟??进而求则可耳。诸生回此削而卧,于无右者即碑也。乞余一言以记之,余因以所语,次命勒之石为记云。
 
试译白话文:
 
铜山朱文公祠记
漳南道(明朝官署,管辖福建汀州、漳州) 俞士章
 
我乘船到铜山,先去拜谒朱熹的祠堂。大河从坐落于高处的祠堂面前流过,周围森木环绕,不仅是美,更是壮观。楼宇是新落成的,因为二十三年七月飓风摧毁了旧屋。学官周涓率领弟子员游嗣、熙方秉、礼唐咸等人将受灾情况报告给县令杨材、府官石维松,大中丞金省吾指派徐兆魁和我负责修复,我们做了一年多才完工。观其规模说不上宏丽,但也还严整。于是问员游嗣等学子,祠堂的来历,员游嗣说,嘉靖五年前由大参蔡潮鼎修建。大中丞殷从俭明订祀典,并写祭文。大中丞赵参鲁亲自瞻礼。祠堂历史悠久。我说:当今谈论道学的人动不动就认为朱熹的学说难以应用,研究学问的人也觉得朱熹的学说是异说,你们为什么要尊敬朱熹呢?这些学生都不赞成这些说法。我说:这是上天降灵于你们这些学子,是圣学的幸运,是王章的幸运。大抵朱熹的学说,首先是弄明道理使人知道缘由,知道了缘由再来实行,严格按道理行事所以有始有终。现在谈论道学的人,以传统为礼,以自然为用,稍加思议就动辄认为人天少了趣味。佛学经典我也涉猎过一些,佛家尚且讲究三根两宗,也不是妄说轮法,毫无依据的。人本性固然善良,由于风气的熏染,物质的诱惑,本来的善良会丧失。所以说尧舜彰显了人的本性,汤武则相反,世运衰落。所以说都希望人人是尧舜而不要学汤武,那是不可能实现的。我认为朱熹的学说就是,有心修炼自己的人要下功夫,先天的本性与后天的学习结合为一体,修养就会愈来愈好,学习起来进步就会更快,遇到困难时也知道坚持,分析问题、克服困难、逐渐进步,持之以恒必有成果。象曾子那样无师自通的人是少有的。比如小马驹,不给它绊上缰绳,它就只会横冲直撞。所以自古帝王开国都会创立法制。如夏朝崇尚黑色、商朝崇尚白色、周朝崇尚红色。难道真的就不能把红色改成白色、把白色改成黑色吗?实际规定就是用来约束民众,使大家不要僭越。当今朝廷科考制度以朱熹注释为标杆,固然是因为朱熹的注释集成了历代大儒的精华,但归根到底还是与颜色的崇尚是一个道理,就是要划定一个标准。如果年青人不按朱熹的注释解释圣贤的著说,轻率地自我发挥,考官也欣赏其才能给予推荐,那就乱套了,没有秉承古人的思想,使学说没有承传,就如乡下的乱民一般。如果文法史官作书相责问,则无法回答。你们这些学子独独仰慕朱熹,将来一定会排除众议坚持朱熹的学术思想,所以说是圣学之幸,王章之幸。虽然当今的土木工程只为皇家和佛家享用,百姓家徒四壁,无法遮风挡雨。而皇宫寺院却是碧绿的琉璃瓦及鎏金的装饰,泥菩萨还穿衣着履接受众弟子的朝拜,试问这些是虚无的还是寂灭的?我希望你们这些学子对事物有自己的思考,从而取得进步。这些学子请求记录祠堂的重修过程,刻碑记载。并请求我行文,所以我记下这些文字,命人刻石记录。
 

 
(责任编辑:花氏宗亲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