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氏宗亲网!

花氏宗亲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姓氏研究资料 >

山西洪洞大槐树

时间:2017-08-07 14:45来源:未知 作者:安介生 葛剑雄 点击:
中国历史上的移民发源地之六 □安介生 葛剑雄



        山 西洪洞大槐树, 在中国移民史上大概要 算辐射范围最广、影响最大的一个移民 发源地了。“问我祖先来何处( 或作故乡 在何处) , 山西洪洞大槐树。”这句流传了数百年的民 谣, 在华北的老一代中几乎是尽人皆知的。随着华北 人口的外迁, 大槐树移民的后裔又扩散到全国各地。 有学者考证, “洪洞古大槐树移民”分布在 11 个省 ( 市) 的 227 个县( 见杨安祥《洪洞古大槐树移民分布 考证》, 载《山西师大学报》1986 年第 2 期) 。这一结 论的主要依据是地方志和家谱中的记载, 那么历史 事实如何呢? 一棵古树下能走出那么多的移民吗? 现在洪洞县的“古大槐树”遗址是民国二年 ( 1913) 重修的。据民国《洪洞县志》: “大槐树在城北 广济寺左。按《文献通考》: 明洪武、永乐间屡徙山西 民于北平、山东、河南等处, 树下为集会之所, 传闻广 济寺设局置员, 发给凭照、川资。因历年久远, 槐树无 存, 寺亦毁于兵燹。民国二年, 邑人景大启等募赀竖 碑, 以志遗迹。”可见现存的“古大槐树”是民国二年 移植的, 早已不是明朝的原物了。当时人柴汝桢的 《修复大槐树古迹记》称: “此乃先朝永乐间朝命移民 实边, 此盖荟萃处也。广济寺曾竖碣载其事甚详, 乡 里耆老犹及见之 , 迄今年湮久远, 饱经风霜, 古刹付 诸汾流, 遗碣鞠为茂草。”此说如属实, 则清朝后期广 济寺内还保存着记载移民史实的碑记。但柴氏所说 的“徙民实边”。显然只是山西移民中的一部分, 不能 包括迁往华北各地的全部, 碑文可能只记载了山西向边疆的移民。

      对于大槐树移民这种“但不见诸史, 惟详于谱 牒”的奇特现象, 当时的学者也颇感困惑, 如乔禊亭 在《题大槐树拟古》序称: “余尝游于豫、燕、晋、济、陇 间, 每询姓氏祖籍, 多以洪洞大槐村对, 并有述其迁 徙之事者, 言人人殊, 就中以明初之说为多, 骤闻之 虽似《齐东野语》, 然以语系及习惯推之, 诚不诬也。 矧文明之族谱, 谱牒特详, 尚有克溯邑里, 而可考其 世系者。”乔氏在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甘肃各地听 到的移民传说虽然形形色色, 甚至更像小说故事, 但 从所感受到的方言和风俗习惯, 他肯定这些人都是山 西人的后裔。而有关家族的谱牒记录着明确的世系和 具体的迁出地, 更使他对大槐树的传说确信无疑。 不过如果我们仔细翻检明朝的史料, 还是可以 找到不少有关山西人口外迁的记录, 其中有几次肯 定是包括洪洞一带在内的。 洪武二十一年( 1388) 前, 由于元朝宗室四大王 还盘踞在苛岚山, 元朝残余势力也不时威胁山西北 部, 为了断绝其人力物力, 保障边境的安宁, 朱元璋 不断将俘获或归降的蒙古兵民、他们所控制的汉民 和山西北部缘边地带的百姓迁往京师( 今江苏南 京) 、中立府( 后设为凤阳府, 今安徽凤阳一带) 和南 方其他地区。


      但是从金、元以来, 山西一直是北方经济文化比 较发达的地区。在元明之际的战乱中, 山西大部分地 区所受损失不大, 经过 20 余年的休养生息, 人口已有很大增长。另一方面, 山西多山, 耕地开垦的余地 有限, 人口稍有增加, 地少人多的矛盾就相当突出。 而河北等地人口稀少, 田地荒芜, 所以在洪武二十一 年四大王投降、边患平息后, 户部郎中刘九皋就提出 了从山东、山西向河北移民的建议: 古者狭乡之民迁于宽乡, 盖欲地不失利, 民 有恒业, 今河北诸处, 自兵后田多荒芜, 居民鲜 少。山东( 山) 西之民自入国朝生齿日繁, 宜令分 丁徙居宽闲之地, 开种田亩, 如此则国赋增而民 生遂矣。


     朱元璋认为“山东地广, 民不必迁, 山西民众, 宜 如其言”, 批准了从山西移民的计划, 将泽、潞二州的 无田农民迁往彰德( 治今河南安阳) 、真定( 治今河北 正定) 、临清( 治今山东临清) 、归德( 治今河南商丘) 、 太康( 治今河南太康县) 等地的“闲旷之地”, 允许他 们自行置屯耕种, 免交赋役三年, 并发给每户钞 20 锭的购置农具补贴。 据《明太祖实录》所载, 此后移民一直在进行, 并 取得可观的成果: 二十二年( 1389) 八月, 后军都督朱荣报告, 已向 定居在大名( 治今河北大名) 、广平( 治今河北永年东 南) 、东昌( 治今山东聊城) 三府的山西贫民拨发了 26078 顷田。户部上报, 山西沁州百姓张从整等 116 户自愿应募屯田, 朱元璋命赏给他们钞锭, 分给田 地, 又令张从整回沁州招募居民。 十一月, 朱元璋又命后军都督佥事李恪等去山 西招募百姓迁往“土宜桑枣, 民少而遗地利”的河南 彰德、卫辉( 治今汲县) 、归德、山东临清、东昌等府, 对愿意迁徙者“验丁给田”, 即根据每户的成年男子 的数量确定分给多少土地, 对冒名多占者加以惩罚, 又命令工部将有关规定出榜公布。二十五年( 1392) 十二月, 李恪等完成使命回京, 据报告, 彰德、卫辉、 广平、大名、东昌、开封( 治今河南开封) 、怀庆( 治今 河南沁阳) 七府共安置山西移民“凡五百九十八户, 计今年所收谷粟麦三百余万石、绵花千一百八十余 万斤, 见种麦苗二千一百八十余顷”。朱元璋大喜: “如此十年, 吾民之贫者少矣。”从收获量及朱元璋的 态度看, 这个“五百九十八户”的数字肯定是《实录》 事后记错的。


      洪武二十八年( 1395) 三月, 朱元璋又派中军都 督府左都督佥事朱荣往彰德、卫辉、大名、广平、顺德 ( 治今河北邢台) 、真定、东昌、兖州( 治今山东兖州) 等府, “劝督迁民屯田”, 即将迁入当年的移民组织为 “屯”, 实行集中开垦。到当年十一月, 朱荣报告称“东 昌等三府屯田迁民五万八千一百二十四户, 租三百 二十二万五千九百八十余石, 绵花二百四十八万斤”。右军都督佥事陈春报告彰德等四府“凡屯田三 百八十一屯, 租二百三十三万三千三百一十九石, 绵 花五百二万五千五百余斤”。 对洪武年间山西移民的数量, 台湾学者徐泓认 为: “洪武二十二年九月为止, 徙居大名、广平、东昌 三府的山西贫民约有 24736 户, 或 123681 人; 洪武 二十五年十二月为止, 大名、东昌、彰德等七府从山 西迁来移民总数达 65780 户, 以每户 5 人计, 约有 328900 人; 洪武二十八年十一月止, 东昌、大名、广 平等三府的迁民已增至 58124 户, 较二十二年约增 加一倍多。七府迁民总数 100034 户, 约较二十五年 时增加 0. 52 倍。”但很明显, 《实录》所记载的只是朝 廷在山西迁民及在河北、河南、山东等地进行安置的 重大事件, 并没有包括移民的全过程, 也没有记录完 整的移民数量, 所以山西移民的实际数远多于统计 出的这 10 万余户、约 50 万人, 估计会有七八十万, 甚至可能接近百万。



       洪武年间山西另一次重大的移民是从全省征丁 至北部大同一带和相邻的内蒙古南部建立卫所, 实 行军事屯垦。洪武二十五年八月, 朱元璋命宋国公冯 胜、颖国公傅友德去山西布政使司, “集有司耆老”传 达他的旨意, 同时派出开国公常升、定远侯王弼等十 一侯、陈俊等十都督和指挥李茂之分别往平阳、太原 等府, “阅民户四丁以上者, 籍其一为军, 蠲其徭役, 分隶各卫, 赴大同等处开耕屯田”; 并规定在“东胜立 五卫, 大同在城立五卫, 大同迤东立六卫, 卫五千六 百人”。 大同一带是“苦寒之地”, 又处于防御蒙古的前 沿, 百姓自然不会自愿将家中的成年男子送到那里 去编入军事卫所, 从事屯垦。而且根据明朝的法律, 一旦编入卫所, 便世世代代不能脱离军籍。16 个卫 要征集 89600 人, 洪武二十四年( 1391) 除大同府( 这 次征兵的安置地区) 以外的山西全省的登记户口为 619291 户, 要在其中找到近 9 万户“四丁以上”的大 家庭并不容易。正因为预见到了这次征集的艰巨性, 朱元璋才派出了如此强大的阵容, 并落实到各府县。 尽管他要求那些武官“毋扰于民”, 但为了要在短期 间完成任务, 强制措施看来是少不了的。



      同年十月, 冯胜等回京复命, 编成的 16 卫的兵 源来自山西 70 个州县, 它们是: 平陆、夏县、芮城、临 汾、襄陵、蒲县、洪洞、浮山、曲沃、翼城、绛县、闻喜、 安邑、猗氏、霍州、灵石、赵城、汾西、绛州、太平、蒲 州、稷山、万泉、临晋、荣河、隰州、吉州、石楼、永和、 太宁、河津、平遥、太谷、忻县、汾州、汾水、孝义、辽 州、沁州、平定、乐平、和顺、榆社、武乡、沁源、石州、 苛岚、保德、宁乡、临县、兴县、静乐、岚县、河曲、河津、忻州、代州、崞县、繁峙、五台、太原、清源、徐沟、 交城、介休、阳曲、榆次、寿阳、盂县、定襄, 可谓遍及 全省。至二十六年二月, 新置卫所正式建立。 山西的第三次大规模人口外迁发生在洪武末年 至永乐年间。洪武三十年( 1397) 九月, 派户部官员 “核实山西太原、平阳二府, 泽、潞、辽、沁、汾五州丁 多田少及无田之家, 分其丁口以实北平各府州县”。 这二府五州大约相当今晋中、临汾、晋东南三地区及 吕梁地区的一部分, 迁入地相当今北京市和河北省 部分地区。移民的数量虽不详, 但从迁出地和迁入地 相当广泛来看, 总数必定不少。



        朱棣决定迁都北京后, 于永乐二年( 1404) 九月 从太原、平阳二府和泽、潞、辽、沁、汾五州迁居民一 万户充实北京。这次迁移的范围与上一次相同, 可见 这是山西人口比较稠密, 有潜在移民的地区。永乐五 年( 1407) , 朝廷还从平阳府和潞州迁了二三千户至 北京, 由上林苑监管辖, 专门为皇家园林从事“牧养 栽种”。 与此同时, 河南的地方官为了解决本地“地广民 稀”的困难, 还主动要求引进山西移民。如永乐元年 ( 1403) , 裕州( 治今河南方城) 曾提出“山西泽、潞等 州地狭民稠, 乞于彼无田之家分丁来耕”, 得到批准。 值得注意的是, 这类移民方式是“分丁”, 迁出的大多 是单身劳动力。尽管史籍中只有这一条记载, 但我们 可以肯定合法引进山西移民的不止裕州一处, 自发 的移民大概更多。



       永乐九年( 1411) 后, 山西连年遭受严重灾害, 如 永乐十年( 1412) 四月, 户部官员对平阳府翼城等县 的赈济对象就有 169600 余户, 估计仅南部的灾民就 超过百万; 十四年( 1416) 的旱灾遍及平阳、大同、蔚 州、广灵等府州县。灾民合法外迁受到限制, 以至在 十五年( 1417) 五月出现了这些地区的代表申外山等 人到北京“诣阙上言”, 请求去北京广平、清河、真定、 冀州、南宫等县“宽闲之处占籍为民, 拔田耕种, 依例 输税”, 以免流离失所, 得到朱棣批准, 并免收田租一 年。从这一事例可以看出, 当时合法或非法迁入相邻 地区的山西灾民数量必定相当多。这类灾民外迁也 不会限于永乐时期, 如宣德三年( 1428) 五月, 因连年 大旱, 平阳府蒲、解、临汾等州县“尽室逃徙河南州县 者十万余口”。明朝中期以后在荆襄山区的流民中也 不乏山西人。



     总之, 从明初开始, 大量山西移民迁往河北( 含 今北京市、天津市) 、河南、山东等华北各地, 也由本 省的南部、中部迁往北部和相邻的内蒙古地区, 以后 又有不少山西移民后裔转迁至各地。但正如前面已 经说明的, 这些移民迁自山西各地, 不可能都来自洪洞县, 更不会全部出于大槐树。 既然如此, 为什么会形成大槐树的传说呢? 首先, 洪洞县所属的平阳府应该是山西输出移 民最多的地区。据成化《山西通志》, 输出移民的太 原、平阳、汾、沁、辽、潞、泽等府州, 洪武二十四年共 有六万余户, 而平阳府有二万余户, 超过总数的三分 之一。以永乐十年的口数与洪武二十四年相比, 潞州 减少了 376845 口, 平阳减少了 203505 口, 即使不考 虑这 21 年间的人口自然增长, 迁出的人口至少有 58 万之多, 估计要占山西外迁人口之半。而潞州与 平阳毗邻, 两地移民合并迁移安置也在情理之中。如 果这样, 出自平阳的移民自然会成为山西外迁移民 主体。



     其次, 自金元以来, 平阳的经济文化地位一直居 山西之冠, 而洪洞在府属各县中又居领先位置。如金 人孔天鉴在《藏书记》中称: “河东之列郡十二, 而平 阳为之帅。平阳之司县十一, 而洪洞为之剧。……东 接景霍, 西临长汾, 南间大涧, 邑居之繁庶, 土野之沃 和, 雄冠他邑。其俗好学尚义, 勇于为善, 每三岁大 比, 秀造辈出。”这种优势一直保持到了明代, 据成化 《山西通志》所载平阳府属各县的户口数, 洪洞县仅 次于临汾县而居第二, 而洪洞优越的交通枢纽地位 又为临汾所不及。正如乔逢辰在《惠远桥记》所言: “其始为城者, 适当大路津要, 骅骖之所奔驰, 商旅之 所往来, 轮蹄之声昼夜不绝。”由于洪洞地当交通要 道, 本地外迁的百姓既多, 又具有雄厚的经济实力, 官府选择洪洞为附近地区外迁移民的集合地和出发 地是完全可能的。 明代的山西移民基本都是无地、少地的底层贫 民, 既无社会地位, 更无文化; 既无煊赫的祖先和高 贵的门第值得炫耀, 又没有以文字记载故乡家世的 能力; 所以留给他们印象最深、并由他们的子孙口耳 相传的就是繁华的洪洞县和他们出发时告别的那棵 郁郁葱葱的大槐树了。等到他们的子孙繁衍为人丁 兴旺、富裕体面的大家族时, 再要追溯祖宗迁出山西 以前的踪迹和世系已不可能, 所以只能以洪洞大槐 树为故乡了。



     另一些移民不仅故乡不是平阳府或洪洞, 也不 是迁自大槐树, 但他们的后代早已不知道祖先的具 体来历了。既然自己的祖先来自山西, 其他山西移民 的后代又都说是洪洞大槐树人, 自然也应该以大槐 树为故乡。随着大槐树移民后裔的增加, 这种文化上 的认同和从众心理也会越来越强烈, 以至明知自己 祖先来自山西其他地方的人也会认同于大槐树。从 这一意义上说, 大槐树的确成了全体山西移民后代 心灵上的根, 而不管他们的先人来自山西何处。
(责任编辑:花氏宗亲网)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